收藏 關注
客戶端下載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新聞
圖片
視頻
定向降準首批資金落地
2020-04-15 09:49:57 0人看過 編輯:宋旭萌 來源:新華網
       4月15日,市場迎來定向降準首批資金。這一舉措將有效增加中小銀行支持實體經濟的穩定資金來源,有助于引導市場利率下行,也有利于促進降低小微、民營企業貸款實際利率。隨著經濟社會秩序加快恢復,CPI開始高位回落,貨幣政策在注重與財政、就業等政策協同配合方面仍有發力空間——

  4月15日,市場迎來定向降準首批資金。

  4月3日,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實施年內第三次降準。此次降準為定向降準,分4月15日和5月15日兩次實施到位,防止一次性釋放過多導致流動性淤積,確保降準中小銀行將獲得的全部資金以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業。

  此次降準公布后,銀行間市場流動性充裕,資金利率加速下行,多期限資金利率創下近年來新低。

  資金價格創新低

  4月14日,DR001也就是銀行間存款類機構以利率債為質押的1天期回購利率均值,繼續保持在1%以下。

  從歷史走勢看,DR001低于1%的情況并不多見。2019年年中、年末以及2020年年初,這一利率曾一度跌至1%以下。4月3日,央行宣布將實施定向降準后,DR001再度跌至1%下方。4月7日,DR001一度跌至0.6%,成為該指標自2014年12月15日公布以來的歷史最低值。隨后,這一利率有所回升,但截至4月14日收盤,這一利率仍然保持在1%以下。

  實際上,2月份以來,市場資金利率就趨于下行。2月開始,央行在公開市場的操作利率、中期借貸便利(MLF)利率、貸款市場報價利率(LPR)“接力式”下調,資金利率開始逐步下行。

  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(Shibor)各期限品種曲線自2月開始逐漸下行。與3個月前的水平相比,Shibor隔夜品種和3個月期品種均已累計下行超過100個基點。

  不僅是短期限的資金利率下行,較長期限的資金利率水平也在走低。3月、6月、9月和1年期Shibor上周以來均出現顯著下滑。1個月期至1年期Shibor分別跌至11年來的最低點,1年期Shibor首次跌破2%至1.73%。

  帶動融資成本下行

  近期短中長期資金利率顯著下行,與央行加大流動性投放、引導市場利率下行有關。

  今年以來,央行已三次降準,中長期流動性投放力度較大,使得中長期限的資金更為便宜。隨著流動性投放力度的加大,銀行間流動性充裕。

  這從一季度金融數據大幅超預期也能看出來。一季度新增人民幣貸款7.1萬億元,同比多增1.3萬億元;3月末M2增速10.1%,達到近年來的高位,重新回到兩位數增速;社會融資規模增速11.5%,比2019年年末提高0.8個百分點,逆周期調節有力。

  銀行間市場流動性充裕也帶動了社會融資成本明顯下降。數據顯示,3月份一般貸款平均利率是5.48%,比LPR改革前的2019年7月份下降了0.62個百分點。代表性的市場利率——10年期國債利率3月末比去年的高點下降了0.84個百分點,企業債券利率比2019年高點下降了大約1個百分點。

  統計數據顯示,一季度五大國有商業銀行新增的普惠小微貸款達2400億元,同比多增了750億元。這五家大行的普惠小微貸款利率是4.4%,比去年全年的平均值下降了0.3個百分點。

  在4月15日定向降準落地后,將為市場帶來長期資金約4000億元,平均每家中小銀行可獲得長期資金約1億元,有效增加中小銀行支持實體經濟的穩定資金來源。

  貨幣政策仍有空間

  定向降準落地后,業內專家認為,接下來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仍有空間。

 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,隨著國內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重要成效,經濟社會秩序加快恢復,CPI開始高位回落,為貨幣政策操作打開了更大空間。

  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,3月份CPI同比上漲4.3%,漲幅比上月回落0.9個百分點。這是CPI同比漲幅連續兩個月收窄,并回落到5%以內。

  溫彬認為,下階段,在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的背景下,貨幣政策調控應由數量型工具向價格型工具轉換,一方面引導國債收益率曲線整體下移,推動企業債融資利率下行;另一方面適時適度下調存款基準利率,引導LPR利率下降,進一步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。

  “貨幣政策在注重與財政、就業等政策協同配合方面仍有發力空間。”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唐建偉認為。

  央行一季度貨幣政策例會指出,要健全財政、貨幣、就業等政策協同和傳導落實機制,對沖疫情對經濟增長的影響。

  溫彬表示,增強財政和貨幣政策聯動,要在信貸投向上加大對重大基礎設施建設項目、新基建、民生工程等領域支持力度,支持居民消費升級,提高對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的信貸占比,不斷優化信貸結構。

  唐建偉認為,未來貨幣政策在繼續通過降準、公開市場操作、MLF投放等保持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,引導市場利率穩中有降的同時,還應抓住CPI回落的時機,適時通過調降MLF操作利率,引導LPR的下行,帶動貸款利率的下降來降低企業和居民部門資金成本,為穩投資、促消費、擴內需做貢獻。

  唐建偉表示,此外,還可在適當的時機對存款利率進行“并軌”,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。在市場利率下行趨勢中,實現銀行負債成本與市場資金成本趨勢的聯動,減輕銀行負債端壓力,激發銀行服務實體經濟的主動性。(記者 陳果靜)

福建快3历史开奖号码